八成民工存在情感困惑 专家建议政府出招化解难题

男方不接电线日下午,在合肥生态公园,一男两女在逛公园,没想到其中一女子径直走到河里寻短见,被救起后,该男子护送她离开。随后留在河边的另一女子竟也想不开走进河里。该女子自称在某酒店打工,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自己反复拨打该男子的电话却无人接听。

“三人年纪都不大,大约二十五六岁”。据事发现场的目击者称,他们一起走进公园,一路上还说着什么,但走着走着,其中一女子停在河边,忽然向河里走去。由于河段平缓,刚开始周围的游人还以为她在玩水,但河水快漫过腰部她还在往前走,一起进公园的男子发觉不对劲冲入河中救她,这也惊动了公园的管理人员和附近的保安,有人报了警。合肥市新站公安分局220巡控车和方庙派出所民警赶到时,河中女子已被救起。

据方庙派出所民警介绍,该男子救起落水女子后,护送着她匆匆离开公园,警方赶到时,现场只剩下另一名一同逛公园的女子。据现场目击者回忆,该女子神情很凝重不停地打手机,但似乎一直未接通,民警问她要不要帮助,她说不用。民警觉得她神情有些异常,叮嘱附近的保安,有异常情况及时通知派出所。

民警离开约20分钟后,再次接到报警:又有人下水寻短见,地点还是生态公园。民警再次赶到,与群众一起将人救起,这次寻短见的竟是刚才打电话的女子。

在从公园到方庙派出所的警车上,该女子又不停地打电话。民警问她为何想不开,她不回答,后来说了句:“因为他不接电话。”她说电话是打给那名男子的。

到派出所后,女子情绪稍稳,在民警开导询问下,该女子自称,她今年25岁,与一同逛公园的男子去年结婚,老家在江苏,在合肥某酒店打工,她和另一名女子互相熟识。民警提出护送她回家,该女子称自己已想通,要独自回家,民警留下报警电话,将她送出了派出所。(葛定冰、左兴东)

“生活和情感上的不如意,是打工族中普遍存在的问题,这类情况发生时,处理方式往往较偏激。心理咨询师、安徽省婚姻家庭研究会会员刘呼滨老师说,通过长期观察打工族,她从四方面分析进城打工者情感困惑的症结。

一是环境。打工者多来自信息闭塞、经济不发达地区,在这些地区,自由恋爱还未盛行,女青年的芳心无法释放,男青年也没有完全的自由选择权利,本身对恋爱问题缺少充分准备。出外打工进入大都市,立即就面对情感、工作等各种,没有缓冲过程,来得太突然,男男都始料不及,容易茫然迷失。

二是自我同一性的混乱。在一个新环境里,大家都在寻找自我,想按自己的理想推动自身发展,但没有形成良好的自我认同,定位不明确,陷入“我想要什么?”“我能得到什么?”的矛盾中,左右为难。

三是文化氛围的暗示。打工者由于物质条件限制,使得文化层次受局限,同时由于经济、地位等现实原因,存在自卑心理,形成弱者烙印。恋爱成了一种释放渠道,用以掩饰和缓解自卑情绪,但本身还是被理想与现实差距、心理承受能力、人际关系困惑、情感与理智冲突等烦恼纠缠。

四是对“爱”的认识模糊。打工者远离家乡亲人,深感孤独,从而过分依赖周围的“情”,以至分不清“爱情”与“友情”,不理解爱情具有“单独男女间、终身保持忠贞、排他性、持久性、双方要承担责任、遵守契约法律规则”等特点,造成情感混乱。(记者汪漪)

调查显示,目前外出务工人员80%都出现过情感问题。我省作为“劳务大省”如何关注民工情感问题已迫在眉睫。打工遭遇5次情感挫折

24岁的小胡来自淮南,5年前来合肥,由于没有一技之长,5年间找了7次工作,而情感一直在都市中漂泊。

2002年,高中毕业的小胡怀着梦想离开家乡,在合肥南七附近租了一间民房后,开始四处找工作,由于没有一技之长,两个月过去了工作依然没着落,身上的钱所剩无几。小胡的不安和奔波引起房东儿子小张的注意,或许出于同情,小张答应帮她找份工作,经过一番努力,小胡成了一家酒店服务员,小张也成了她的第一个男朋友,她以为有了依靠。可好景不长,小张离她而去。此后,小胡又先后交了4个男朋友,但最终都离她而去,饱受挫折的小胡变得越来越忧郁,与5年前相比几乎判若两人。

民工情感问题在全国各地十分普遍,此前,相关部门在对2000多名外出务工人员进行调查时发现,八成多民工都曾遇到或发生过“情感问题”,法学专家、安徽劳动网创办人张劲介绍,由于缺少缓解的渠道,对于这些“很隐私”的问题,多数人选择了“忍耐”。

据了解,许多在老家成了家的外出民工,由于夫妻长期两地分居,加上业余生活单调,如果教育不力,引导不当,问题常常会随之而来,例如长期分居导致的情感隔阂、婚外情;交际圈窄,大龄民工择偶难;一些单身女性抵挡不住金钱等造成悲剧等。

进城民工的情感面临很多和无奈,民工在选择婚恋生活中,既受传统价值观约束,又受城市文化冲击。省社科院法学所所长李小群认为,解决这种矛盾的一种方法是,加强自我心理调节,比如几个关系要好的人定期相聚互相倾诉;或多参加一些活动分散这方面的注意力,同时,还需要全社会的参与和关心,政府或社区可经常为民工们举办一些活动,让他们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

法学专家张劲认为,我省可借鉴省外的一些做法,例如广东省部分城市为民工开通了“心理咨询热线”,针对民工的性生活问题在民工集中的场所开设“民工房”等。民工属弱势群体,关心民工是政府及全社会的责任,我省应考虑成立专门的农民工情感工作机构,开展针对性的“情感援助”。省劳动保障厅劳务输出办公室主任刘邦安说,单就民工的情感问题来说,虽然各界广泛关注,但我省尚未真正启动,随着社会发展不排除会考虑。(记者陈酿)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4656665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