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中学增加爱情课何以引发热议?

南京市政协委员侯小东带到今年市上的一份提案建议,加强中学生的爱情观教育,多增加一些爱情相关的课程。1月23日,现代快报记者采访了委员侯小东。他的建议,也引起家长、老师和学生们的热议。(1月24日《现代快报》)

南京市政协委员侯小东建议在中学开设爱情课,何以引起家长和学生热议?作为从教30年的老教师,笔者以为问题还是出在侯委员的建议上。

首先,开设爱情课没价值。家庭教育是学生爱情观形成的基础,因为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有什么样的父母就会有什么样的孩子,父母的三观直接影响着孩子的三观,侯委员听到一个初中的孩子告诉他,因为家里的经济实力比较好,所以他看不上经济实力不如自家的女孩。侯委员觉得这个孩子的想法不健康,诗经中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去哪了?杜甫诗里的“沧海自浅情自深”呢?其实,孩子爱情观里门当户对的观念来自家长长期的教育熏陶,无数事实也证明门当户对的婚姻恰恰是现实生活中最稳定的婚姻,像威廉王子与“灰姑娘”凯特小姐那样的爱情佳话则可遇不可求。地球人都知道“爱情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恋爱是两个人的小事,婚姻却是两个家庭的大事,从这个角度说,侯委员的爱情观远不及一个初中生来得现实。即便学校真的开设了爱情课,其对学生正确爱情观的形成也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正像一个学生所说的那样,高中再上“爱情课”已经迟了。

其次,开设爱情课不现实。中学开设什么课程,不是哪个校领导随随便便拍脑袋就能决定的,在中考、高考仍然是中学教育指挥棒的现实语境下,初高中所有的教育教学活动都要服从和服务于中考和高考这一中心工作。在初高中阶段,大凡中考、高考不考的科目,一般都会被默认为“副科”,如初中除语数外和以外的历史、地理、生物、音乐、美术等,高中文理科课程中已经通过小高考的课程,平时安排的课时就不多,在最后复习冲刺阶段一般都要为中高考让道,这些国家规定的课程尚且活得如此苟且,更不要说地方开设的课程了。因为班级每周总课时是一定的,如果再开设与中考和高考无关的爱情课,势必会挤占其他课程的课时,家长和学生能答应吗?一位初二孩子的家长黄女士表达了家长们的心声:“孩子都忙着学习,哪有时间思考恋爱的问题,我觉得不用刻意去增加‘爱情课’。”

再次,开设爱情课没必要。其实现行教材中并不缺乏对学生进行正确爱情观教育的素材,“古往今来的文学作品里都有写到‘爱情’,孩子会自己学习。”正如南京市第五高级中学心理老师杨静所分析的那样,虽说学校没有专门针对爱情的课,但是在不同学科中都有所涉及,如语文课里的《红楼梦》等文学作品;心理课里的一些分组讨论;还有一年一度的青春期大讲座。尽管几乎所有的学校里都有学生早恋现象,但早恋绝对是家长和学校教师给学生划下的一条高压线,毕竟中学生心智还不够成熟,学习才是他们的主要任务,不少学校一旦发现学生早恋,都会严肃处理直至劝退和开除。如果学校开设爱情课,是不是会诱发更多的学生早恋?可见,开设这门课程的副作用不容小觑。

总之,建议在中学增设爱情课,出发点是好的,但却不符合当下的基本国情和校情,也缺乏可行性,侯委员所期待的爱情课注定无法真正成为现实。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4656665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