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场地中演绎情感大主题

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六楼一块仅能容纳几百观众的演出场地,由上海歌剧院的导演李卫、女高音钱竑和钢琴伴奏李迪迪于07年5月4日始为2007中法文化交流之春带来了二场法国作曲家普朗克独幕抒情歌剧《人类的声音》。

该剧此次中国首演,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不仅让有幸的歌剧爱好者领略到几乎在所有现代艺术领域内都有建树的法国作家让.科克托的先锋戏剧特征和作曲家强调旋律造型美的古典传统手法,更可贵的是使我们看到了我国年轻导演在经过细微洞察后那富有开创性和想象力的独特诠释,以及演员对形象塑造的掌控力。

科克托的创作多有游戏之感,而作于1930年的这部独幕剧却显示了他作为严肃戏剧家的一面,成为科克托一系列的先锋戏剧中唯一一部显得尤为严肃而短小精悍的独幕戏剧,他运用最为简单的情节和最为简练的舞台元素深入地描写了人类不可言传的情感世界,探讨了人类孤独的精神世界,尽管这部戏剧写的是一个女人的绝望,表达的却是科克托自己,甚至是整个人类在不同程度上的感触。在科克托笔下,一个简单的甚至有点老套的故事,也能演变为一个充满张力的戏剧。普朗克于1958年将它谱写成歌剧,为丹尼斯.杜瓦尔而作。1959年在巴黎上演后,就频繁出现在纽约、爱丁堡、格林德伯恩的歌剧舞台上。关于这部独特的歌剧,曲作者普朗克曾经写道:“我想为了尊重《人类的声音》那完美的结构,我需要许多的尝试,从音乐上来说,这与即兴创作是截然不同的。科克托那简短的句子是如此的富有逻辑性、富有人情味、充满意外、以至于我需要创作一部既严格地具有条理性又充满悬念的作品。实际上,当惟一的角色在倾听他的对话者时,音乐就沉默了,而随后,音乐回答的意外又使人想起刚才所听到的。”

普朗克于1899年1月7日生于巴黎,5岁从母亲学钢琴,1914年从西班牙钢琴家R.比涅斯学习。1917年后与A.奥涅格、D.米约、E.萨蒂相识,并作《黑人狂想曲》献给萨蒂。1918~1921年应征入伍。1920年成为法国“六人团”的成员。他的创作领域十分宽广,作品从早期富于娱乐性的轻松活泼,逐渐转变为寓有一定和社会背景的严肃题材。1947年完成第1部歌剧《蒂瑞西阿斯的乳房》,1956年所作的第2部歌剧《加尔默罗会修女的对话》被评论家认为是现代优秀歌剧之一。1958年作独幕歌剧《人类的声音》则是用女高音和乐队演绎的独脚戏,只有一个女主角在台上与她将和别人结婚的恋人通电话,试图让他重新回到自己身边。在约50分钟的演出中,主角以哭泣、撒谎和自我折磨等各种方法向对方祈求那份已经频临死亡的爱情,而最后的平静则是走向悲剧的前兆,它从正面直接反映出一个社会性悲剧,通过她的独唱及聆听对方谈话的沉默,似乎告诉人们这样一个道理:爱情从来就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最美好,同时也是最痛苦的就是爱情。

在法国艺术家比诺的建议下,导演李卫决定用钢琴伴奏版本来排演普朗克的这部作品,这个想法得到了法国驻华使馆文化参赞白尚仁的极大兴趣,事情就这样开始了。导演李卫说:“《人类的声音》和伟大作品一样,具有永恒的内涵,尤其对于剧变中的中国,更具有现实的意义。中国观众对于法国歌剧怀有深厚的感情,他们清楚地记得,80年代初,是法国的卡门.西塔光着脚踩上了后尘封的中国舞台……我要感谢巴黎科克托协会以及赛兰洁夫人给予我的可贵帮助,同时感谢指挥大师普列特的介绍,他的《人类的声音》的唱片曾给予我很大的启发。法国驻华使馆举办的交流之春活动使得我们得到来自法国官方的大力支持。”李卫告诉笔者:“今年三月,我在法国科克托协会认识了普朗克的侄女赛兰洁夫人。普朗克家族对于用钢琴来演出《人类的声音》一向持保留态度。所以,当赛兰洁夫人在高兴之余略感遗憾时,我便说明这是一次试验,并以小剧场的形式演出。”李卫以为,钢琴伴奏形式能更细腻地刻划人物的情感世界,也更能放大整个故事的内涵。他理智地运用智慧,舍弃了一些并不合理的部分,并按照自己的理解设计了体现焦虑的行为动作。比如,角色在无聊时玩扑克等就很好地塑造了人物在特定时期、特定环境中的合理心理。在通话时,女角用电话线无意编制成绞刑圈的情节,也很形象的预示了角色最后在无奈中的最终解脱方法。

青年女高音钱竑告诉笔者,她觉得这一角色首先是个忧郁的女人,她和男友一起生活了5年,所保留着的所有甜蜜回忆已经成了她生活的全部,因此她在焦虑中始终不能解脱的这份情感就以悲剧收场。钱竑说:“尽管我在以前也接触过现代作品,比如唱过德彪西包括《月光》在内的很多歌曲,但是接触现代派歌剧还是第一次,当我接到这个无旋律作品的任务时,我就像是接受了一次挑战。这部哀怨的歌剧,一开始我根本听不懂在唱什么,但是音乐却打动了我,使我产生了创造这一角色的。”

这部歌剧对演员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首先在剧中没有其他角色可供演员作情感交流的支撑,同时在演员实足演、唱的50分钟内,没有乐队能给演员的声音遮“短”。对于这些,钱竑却有她自己的看法:“在法国学习的时候,佩姬.波佛兰是我的声乐指导老师,她主要给出了应该把握的音乐和情绪的关系,人物的情绪演变是在排练中慢慢揣摩而成。普朗克的音乐十分细腻,他很了解女人,因此乐队版的和声特别丰富,能够让演员和观众沉浸在剧情的氛围中。从另一方面来说,其实钢琴的旋律一样能够把剧中的人物内涵都体现出来。在排练中,音乐到什么地方,我自己也就会跟到什么地方,演员在舞台上的孤独心态也正好符合了角色的心态。” (邵奇青)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4656665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