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访谈丨舞台演绎感悟人生——访表演艺术家唐雯

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文联第十次代表会议代表,甘肃省戏剧家协会会员,技术大校军衔,享受军队专业技术人才岗位津贴。从事艺术工作35年,原兰州市儿童艺术剧院演员,原兰州军区战斗歌舞团高原文化队演员,原兰州军区战斗文工团话剧曲艺队演员、教导员,原兰州军区战斗文工团副团长。在儿童剧《九色鹿》《金水车》《渔夫和金鱼的故事》等剧中担任主角;在话剧《高原》《吼叫水》《太阳之歌》,喜剧《胡司令嫁妹》等剧中担任主要角色,在原创话剧《党代表》中担任排演统筹。参加全国、全军赛事中均获得优异成绩并荣立三等功一次,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优秀表演奖”,荣获全军小品比赛“优秀表演奖”,全军第九届汇演“表演三等奖”。

“舞台上,我扮演着各式各样的角色,想要演好角色就要去了解角色的生活和内心,不断地去寻找角色的亮点。而在对众多角色的不断领悟中,不仅对我从事的艺术有了更深认知,更不断地让我感悟着自己的人生。”唐雯说。

儿时的梦想虽然稚嫩,但往往会对人有着极大地影响,唐雯的经历正是如此。身为军人的父亲喜欢文艺,在新疆当兵时更是与当地居民经常交流、学习,从小受到父亲的影响,唐雯一直有两个梦想,一是要从事艺术工作,二是要穿上军装。“我十岁的时候就在当地文化馆办的舞蹈培训班学习,小小的我开始接触艺术,在专业老师的关心培养下走上了艺术的道路。1984年我考入了兰州市歌舞团的学员班,在那里进行专业的舞蹈培训,毕业后进入了兰州市儿童艺术剧团,开始参与儿童剧的演绎。”唐雯回忆说。

兰州市儿童艺术剧团,是唐雯艺术生涯开启的地方,虽然进入单位时她的年纪不大,但很快她就在这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舞台。“刚开始演儿童剧时,我感觉挺新鲜的,但随着时间的深入,我越发觉得儿童剧不好演,儿童剧不光要有表演,而且还要从形体、声音等各个方面下功夫,成年人演孩子是非常不容易的。大人的心智已经很成熟了,需要模仿孩子的一举一动,要演出他们的天真、可爱,甚至是淘气,所以说儿童剧真的不好演。”这是唐雯演绎儿童剧最直接的感受。

文化名人访谈丨舞台演绎感悟人生——访表演艺术家唐雯

唐雯在兰州市儿童艺术剧团工作的十多年里,由于家住得很远,每天她都要坐三个多小时的通勤车往返单位和家,每日枯燥的行程,却成了唐雯学习的“课堂”。唐雯告诉记者:“在上下班的路上,不论是等车还是在车上,我都会刻意地去观察周围的孩子,听他们的言语、看他们的姿态、找他们的习惯,这些观察来的信息逐渐在我的脑海中具体化,最终运用到了我的表演中去。”

为了能更好地贴近所演绎的角色,唐雯地探索和学习从未停止过,在儿童剧《金水车》中,唐雯面对着两个挑战,一是成年人要去演一个孩子,二是作为一个女性要去扮演一个男孩。为了将角色演好,唐雯专门去捕捉一些男孩子在平时生活里的行为习惯、语言习惯等等,在声音上还要进行一些塑造,这个对当时的她来说还是有难度的。在儿童剧《九色鹿》中,她扮演的是九色鹿,这是一个动物角色,要塑造好这个角色,形体上要有一些动物的特点,为此她做了很多功课,到动物园中去观察鹿的一举一动,还在动画片里寻找动物的特点来激发灵感。就是这份付出与执着,让唐雯收获了众多的奖项。

“儿童剧传递的是,不仅演员比较单纯,剧本所描写的也是最朴实、最纯洁的故事。儿童剧给我带来了很多很多的收获,我能够走到今天,儿童剧对我的帮助是非常大的。”唐雯说。

文化名人访谈丨舞台演绎感悟人生——访表演艺术家唐雯

唐雯的艺术生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兰州市儿童艺术剧团,而第二阶段则是在原兰州军区战斗歌舞团。2001年,唐雯获得了一次机会,被借调到当时的兰州军区战斗歌舞团高原文化队进行演出,这个机会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因为她已经完成了儿时的第一个梦想从事了艺术工作,现在她有了实现第二个梦想穿上军装的机会。“我从小就向往着能穿上军装,到了兰战以后虽然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但我的心态是很好的,能够果断地把我以前的荣誉和成绩放下,全身心地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去。”唐雯告诉记者。2002年,特招入伍到部队后。她知道自己已经从一名普通的老百姓成为了一名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从此以后服从命令、听指挥。领导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而且一定要干好,才对得起这身军装。”唐雯说。

唐雯穿军装的梦想实现了,但这不仅仅是一次简单的工作调动,更主要的是她要经历一次艺术生涯的转变。“军营是火热的军营,这里特别能感染人。我调到兰战不久后就接到了演出任务,排演了两三个小品,到新疆一些较为偏远的哨所去演出。那时的我刚从大人演孩子过渡到大人演大人,在这个转换刚开始时,我遇到了很多问题。例如我在塑造儿童形象的时候,可能会有意地把自己的声音向孩子的童音方面去刻画,饰演大人更多的是用自己的声音去演绎,但我一时无法改变,很多战友和老师都发现我的声音‘非常尖’,大家就提出建议帮我改变,这个改变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时期。同时在形体上也会有一些问题存在,在演孩子的时候,经常要在舞台上跑呀、跳呀,我总是拎着劲儿,在塑造形象时,很多角色则不用如此,我就必须去努力改变。演孩子,可能更多的是刻画外在的东西;而演,更多的是刻画他的内在。”唐雯告诉记者。

文化名人访谈丨舞台演绎感悟人生——访表演艺术家唐雯

从一开始面对孩子,到现在面对军人,观众的不同也让唐雯有了不同的感受。唐雯说:“演儿童剧的时候,经常会和孩子们一起互动,真的能够和孩子们融为一体。但是到了部队以后,士兵们则更能触动你的内心,就是特别容易被感动。在部队里我演了不少大戏、小品,演绎了军人、军嫂等很多角色,在演出现场那些战士们都是带着感情在观看的,当戏演到情感流露的时候,你会发现台下突然就没有声音了,偶尔会传来一些抽泣声,马上你的情绪就会被感染。战士们也很热情,有一次我们演完准备装台去下一个演出点,战士们列队回班,他们远远地看着我们,给我们偷偷地挥挥手,都非常可爱,让你特别愿意和他们去接触,愿意去给他们演出。”

进入部队,慰问边远哨所的战士是必不可少的工作,每一次跋涉和演出的辛劳,却总能被战士们坚毅的精神和纯洁的眼神所融化。“在部队演出,不仅我们能给战士送去欢乐,他们的精神也始终在激励和感染着我,使我更加坚定的要干好我的工作,将更好的作品送给战士们。”唐雯说。

“我们经常会去一些边远的哨所给战士们演出,到现在这些演出的经历也都经常会出现在我的眼前,尤其是在生活和工作中遇到了一些不如意时,我就会去回忆那些经历。还记得刚到兰战时我第一次跟着部队外出演出,当时要去的演出营地海拔接近6000米,在被沿途风景陶醉的同时,我们也在克服高原反应。经过几个小时的跋涉后,我们远远地看到了远处有一点绿色,那就是我们要去的营区,战士们早早就列队欢迎我们,锣鼓声远远地就传到了我们耳中,当时真的特别感动,让我热血沸腾。走进营区,我看到很多的战士,就像在电视上看到的一样,嘴是紫的、手上裂着口子,看着非常心疼。那一次,连长还给我们端了一个大托盘,里面是全国各地的糖果,原来是驻地的战士们将家里寄给他们的糖果都集中在了一起请我们吃,这让我们非常感动,也将这份感动化作动力去好好地为战士们表演。”唐雯告诉记者。

文化名人访谈丨舞台演绎感悟人生——访表演艺术家唐雯

在演出队伍去慰问戍边战士的时候,唐雯经常在快到驻地时看到一抹绿色,那并不是树木,而是列队欢迎他们的战士,这一抹绿色也成了唐雯心中最喜欢的颜色。她告诉记者:“战士们在驻地的条件非常艰苦,但为了保卫祖国,为了保卫边疆,他们都是心甘情愿的付出,这种精神也感染着我们。记得有一次,我们要去一个海拔较高的驻地演出,带队领导就示意在演出的过程中可以简化一些表演,可是当我们到了营区看见这些战士的时候,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去降低表演的标准,大家都是尽可能拿出最好的状态去完成表演。表演结束后,很多演员都会因为高原反应吸氧、流鼻血,但我们觉得无怨无悔。”

部队体制编制调整后,兰州军区战斗文工团撤销,唐雯目前退休在家,用她的话说:“我还年轻,目前在调整阶段,没有离开艺术生涯的想法。但是刚刚退休不久,我需要时间调整下自己,有合适的机会会继续为国家和社会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唐雯非常热爱她的职业,在采访最后,她告诉记者:“我很热爱这个职业,我觉得特别幸福的一件事情是,通过表演我可以塑造不同的人物,可以去体验他们的人生,去了解他们对生活和工作的态度,这种感悟让我感觉到非常的幸福。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4656665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