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不要给别人提建议_人生感悟

我和他都心知肚明要获得重生必须要改革,要转型。然而改变谈何容易,具体到他这里,更是几乎等同于“断臂求生”“挥刀自宫”。

我把自己了解的倾囊相告,花费精力帮他分析,看到相关资料第一个想到转发给他,结果却并无裨益,自然有些心灰意冷。

立马挥刀自宫吧,奔着那一线生机无怨无悔地舍弃已有;也许,假如我是他,从一开始就不会让自己走到如此困境。

然而,我终究不是他。我们各自的先天性格,加上后天环境,二十几年遭遇的人和事,造就了今天这个独一无二的自己。一模一样的问题摆在眼前,必然会做出截然不同的抉择。

即使我们聊起天来如此投缘,价值观如此接近,但到了具体的问题上,又扯上千丝万缕的现实关联。他目前的生存状况,他的家庭环境,都会影响他做选择,而所有这些恰恰都是我无法感同身受的。

一般一两百,三五百字,多一些的也不过一两千字,描述一下事情梗概,自己的经历,然后让别人给些建议。

不过,我还是挺喜欢看这些,看问题,看回答,看评论,看出形形色色的价值观。截然不同的选择,分析起来却各有各的道理。

比如咨询婚姻问题的,明明一样的场景,有人劝和,有人劝离。即使一样的劝和,基于的原因却又大相径庭。

有人说,宁拆一座桥,不毁一桩婚,秉持劝和不劝分;真离了,女人在婚恋市场的价值大幅贬值,再嫁未必有现在的老公好。

记得刚工作的时候,有个同事跟相恋8年的女友结婚,声称要丁克。我不解地问:你不想要,你老婆也不想要吗?他说,她也不喜欢孩子。

我追问:哪怕你们都不想要孩子,你父母不想抱孙子啊?难道会允许你们丁克?我甚至拿出自己朋友“白丁”了的例子,丁克了近十年,三十多岁突然又想要孩子了。

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傻里傻气,单薄的价值体系,看什么都是新鲜,甚至无意识要去说服别人接受自己的价值观。

现在却常常觉得我还没有构建好自己的价值体系。有次跟朋友说:总是觉得大家都好有道理,即使表达的是完全相反的观点。

而我自己,也可能一年后对一个事物的看法与此时此刻截然不同。无关对错,也许是成长,也许是,都是环境和选择塑造出来的一个真实的有血有肉的自己。

我现在热别喜爱这种迷人的不稳定性,这种不断地变化似乎已经成为我力量的源泉:可以接受自己昨天的坚信,反驳昨天的自己,明天似乎有着无限的可能性。

一样的境况,有人选择不离婚,在隐忍中消耗自己。在她心中,在婚姻里隐忍是安全的,离婚后身份变化要面对的才是真正的风风雨雨。她虽然未必有思量清楚,但是潜意识也知道自己承受不住。

而有的人选择离婚,因为知道自己受不得一丝委屈,她关注自己的内心多过别人的评判,她有单身对抗的勇气。

当然也有人不离婚,积极去修复感情,让生活回到自己期望的正轨。她既有谅解的胸怀,又有改善的能力。

心理咨询师也不过是帮助你认清自己内心,做出最适合自己的选择,而非篡改你的价值观,一味鼓励你去“做自己”。

我从学生时代,就一直我行我素,父母自是百般阻扰,有时他们得逞,有时我得逞。到最后他们倒也习惯了,听之由之,知道我有分寸,出不了大乱子。

我想:你没看到我以前是多努力抗争,才为自己争取到的这份自由。我努力反抗的时候,你听从父母心不甘情不愿地选择着自己不喜欢的专业,不喜欢的工作。父母不知道更不相信你能照顾好自己,选择好自己的人生道路。

我们总鼓励别人勇敢面对自己,勇敢做自己。可是却忘记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担做自己的后果。做自己除了能够认清自己,还要有与之匹配的能力和勇气。

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自己又是什么?去做有点想做的事,未必就是做自己。自己就是懦弱的,那就不勇敢好了,因为怯懦也能换来你想要的:父母的顺心,家庭的美满。这难道就不是做自己了?谁规定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要一副面孔呢?

我现在时时告诫自己:永远不要对他人的生活指手画脚,多尝试从各种角度考虑问题,多看到人生选择的可能性,多与自己对话,胜过喧嚣无数。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4656665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