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成彦:筑起冰冷高墙内的温情网

在大多数人眼中,看守所是一个神秘之地,冰冷的高墙隔断了在押人员与社会的联系,那里关押着的人,是阴暗与丑陋的代名词;看守所监管民警,更是一个神秘的职业,连公安系统内部的同行,都对这个岗位知之甚少。

1987年出生的沈成彦,是一个全能型的监管民警,在11年的监管工作中,他对在押人员有情有义,感化了数千名在押人员,他也是同事们眼中值得依靠的“全能选手”。去年疫情期间,他舍小家为大家,连续40多天封闭工作,守护了看守所的人心平稳。

2009年8月,成绩优异的沈成彦光荣地成为一名特警,一年后,他接受上级调派,转岗去嘉兴市看守所成为一名监管民警。看守所的任务,是依据国家法律对被羁押的人员实行武装警戒看守,保障安全,并对他们进行教育、管理,保障刑事诉讼顺利进行等。

刚接触监管工作时,沈成彦心理压力巨大。在这里,他与各种各样的在押人员阴暗、丑陋的灵魂直击,那些“毁三观”的行为常常令这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倍感压抑。可慢慢地,他调整好了心态,去认真揣摩每个在押人员的性格脾气。

管人难,管在押人员更难。在未决大队,在押人员觉得自己前途未卜,心里总是忐忑不安,常有人想不通闹绝食,甚至自残、;在已决大队,在押人员肆无忌惮,反抗挑衅。善于观察的沈成彦发现,每个在押人员,虽然都犯了错,但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他逐渐摸索出了一套因人施教的管理办法和铁则:对待任何人,在保持严肃的基础上,都要细心,耐心,有善心。

沈成彦的思绪回到了多年前的一个午后。那天,他又见到了马某,马某已经是“二进宫”了,一脸不甘和不屑。“他是一个惯犯,从新疆一直偷到嘉兴,他经常闹监,肚子里吞下过好多东西,塑料片、二极管、布片……简直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这次进来,又动不动要吞东西。”沈成彦回忆道,“经过我的观察,这个人有点江湖气,对付他不能硬碰硬。”

摸准了马某的脾气,沈成彦就把他“约”到了谈话室,一改管教民警和在押人员一贯的90度直角距离,沈成彦把椅子搬到马某跟前,和他面对面闲聊,让马某感受到了自己被平等对待。几次下来,马某和沈成彦建立起了信任,原来,马某做出这些偏激的举动,是因为不放心家里的两个孩子。沈成彦悉心开导,久而久之,马某把他当成了朋友,甚至开始协助他,有一次还成功制止身旁一个犯罪嫌疑人做出过激举动。

“进入看守所的在押人员,有的是恶意惯犯,不思悔改;有的是误入歧途,悔不当初。”沈成彦越是深入接触他们,越是感到责任之大:一个心里摇摇欲坠的在押人员,可能因为他的漠视而心灰意冷,也可能因为他的关心,重燃生活的希望。

死刑犯是一个特殊群体。年过半百的张某因情杀被判死刑,经过观察,沈成彦摸准了张某的性格特点:张某杀人手段极度凶残,性格自傲,又死要面子,在法庭上甚至呵斥记者,辱骂法官,一心求死,在看守所也经常。然而,张某一身疾病,患有股骨头坏死、红斑狼疮等疾病,行动不便,没法下蹲,连上厕所都需要人搀扶。为此,沈成彦找了一个塑料凳子,在中间挖了个洞,套在坐便器上,这就成了一个为张某特制的马桶凳。张某爱看玄幻小说,沈成彦就上网给他打印了一本。每逢黄梅天,张某因疾病疼痛难忍,沈成彦关照值班民警24小时留意,任何时间一旦有危险立刻送治……所有生活上的细节,都让张某心生感激,从此不再。

张某在走上刑场时,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红着眼,含着热泪,深深地鞠了一躬,让在场的民警转告沈成彦:“谢谢你对我生活上的关心,让我有尊严地活到最后,让我能够坦然面对死亡!”

11年来,沈成彦成功管理了数千名在押人员,更可贵的是,他与他们建立起了信任,每当一封封感谢信送到他的手里,都让他感到这份工作沉甸甸的意义。

在看守所十年有余,沈成彦先后任职未决大队、巡查监控大队、已决大队等四个岗位,现兼任未决大队、已决大队和巡控大队的大队长,无论是管人还是管控数字信息,沈成彦都不在话下,是“全能选手”。

为了提高所内工作效率,为监所管理插上科技的翅膀,2017年,沈成彦积极探索监所内部“最多跑一次”改革,与科技公司一起研发“家属自主送物”系统和“在押人员出所防误放系统”,其中后者大大减少了人工核对环节,令在押人员出所走程序的时间从10分钟缩短到了1分钟,如今该系统在全国推广。

监所管理系统从2.0升级到3.0的过程中遇到了技术壁垒,沈成彦主动请缨负责该项目。他每天主动加班学习研究,迅速掌握了新系统的各项操作,完成了从“门外汉”到专家的转变。他一边与技术公司沟通解决平台问题,一边对民警进行培训,还向省厅监管总队提出合理化建议,保证了新系统在较短时间内顺利投入使用,受到总队领导的多次肯定。

采访期间,对讲机响了,沈成彦立马赶去处理,一轮巡查回来,头上冒着大颗的汗珠,这是他的工作常态。

“他机智勇敢,勇于担当;他铁汉柔情,刚柔并济;他心思缜密,带队能力强,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全能选手’。”这是多年的搭档、嘉兴市看守所未决大队副大队长时鸣对沈成彦的评价。时鸣印象最深的是疫情期间,一个艾滋病犯人突然情绪失控,危急关头,沈成彦不顾个人安危,第一个冲上去嫌疑人。

不过,工作中的危险、辛苦,沈成彦对同在公安系统的妻子只字不提,而他的妻子,只用一句“不用担心,家里有我”,在背后默默支持着他。

去年疫情期间,整个看守所实行封闭式管理,加上我省其他城市有出现看守所病例,造成看守所的人心不稳,工作压力巨大。这段时间,沈成彦在所里封闭工作40多天,没有回家一次,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每天的微信步数都会达到2万多步。

这段时间也正是沈成彦家中最忙碌的时期。妻子二胎刚结束产假,小宝还未满半岁,在家嗷嗷待哺,在上幼儿园的大宝每天守在家门口等待爸爸回家。一次在宿舍中,妻子发来一段大宝守在家门口哭着等待爸爸回家的视频,令这位铮铮铁汉不禁潸然泪下,可他还是忍住心里的不舍,埋头坚守在工作岗位上。

沈成彦,是监管民警群体的一个缩影,他们所经历的“酸甜苦辣”,旁人看不到,摸不着,可他们用一份真心,感化了无数犯过错的“边缘人”,筑起了冰冷高墙内的一张温情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4656665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